太太不是我的名,叫我瓜吧

[御澤]口頭禪


超級短打,詭異腦洞
青道小學應該改名為青道婚友社⋯⋯

嚴重ooc請原諒

————————————————


最近青道小學正在進行「朋友週」的活動。

顧名思義,此活動的宗旨為增進友誼,期望剛進入青道小學就讀的小朋友能愉快相處、多多認識不同的人,順利適應環境,快速地在這溫馨有愛的大家庭裡得到歸屬。
活動的進行很簡單,老師會刻意安排一年級學生與不同班級的人一起上課,製造出各種不同的機會讓孩子相互交流,並要求學生至少要在一個星期內結交到一位不同班的朋友,活動結束後每個人都要完成一張學習單。
學習單的內容也不難,總共十題,題目都很基本,只要寫出一些對方的基本資料、興趣嗜好、特殊才能及未來的夢想。

格式如下:


《____的朋友週學習單》

1.我的新朋友叫:———————
2.他的班級在:————————
3.他的生日是:————————
4.他喜歡:——————————
5.他不喜歡:—————————
6.他的口頭禪:————————
7.他很會:——————————
8.我們一起:—————————
9.我覺得他:—————————
10.他的夢想是:————————



這個活動歷年來都進行的非常順利,同學的配合也都非常良好,幾乎沒有人缺交作業。
但有一次,導師辦公室的老師們在互相分享孩子們的童言童語時,原本在專心批改作業的一年A班導師突然站起身,拿著改到一半的學習單面色驚慌的跑去B班導師身旁。

「倉持老師,發生什麼事了?」B班導師疑惑的看著他。
「不好意思小湊老師,請問你改完朋友週的學習單了嗎?」
粉色頭髮晃了晃,「還沒改完耶,怎麼了?」
「你們班是不是有一個,名叫澤村榮純的孩子?」
「有啊。」小湊點點頭,依舊看不懂倉持鐵青的臉色,「怎麼了?」
「可以⋯⋯借我看一下嗎?」他說,順便遞上了手裡的白紙,「我猜你也會想看看這個⋯⋯」

接過了倉持手中的單子,小湊的視線放上了寫著陌生名字的作業單,上頭的字跡偏圓。



《御幸一也的朋友週學習單》

1.我的新朋友叫:澤村榮純
2.他的班級在:一年B班
3.他的生日是:5月15日
4.他喜歡:我
5.他不喜歡:我以外的人
6.他的口頭禪:好耶好耶好耶
7.他很會:丟直球
8.我們一起:炒飯
9.我覺得他:很可愛
10.他的夢想是:嫁給我



看完之後,連一向鎮靜沉著的小湊都流了一身冷汗,趕緊翻找出御幸小朋友筆下那個又可愛又會丟直球的未婚夫的學習單,卻怎麼樣也找不到。

「該不會他遲交作業?」倉持問。
「應該是⋯⋯」小湊罕見的擰起眉,「我今天放學留他下來寫完學習單好了,我拿到再給你看。」
「那我找個時間和御幸談談,問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畢竟這張學習單在糟糕的大人眼裡,看起來跟情書沒兩樣。


倉持本來就清楚御幸是個聰明機靈的孩子,因此在對談中他能聽到完整且真實的故事,卻聽不出御幸本身的意圖或想法。而澤村恰好相反,依小湊的觀察,他是個很感情用事的小孩,所以可能沒辦法好好闡述他們究竟發生什麼事,卻能把他內心的想法聽得一清二楚。
這樣正好,可以把真相看得更完整。倉持說,得到小湊的附和同意。兩個人都拼命想知道自己班上的孩子,究竟是為了什麼才會把簡單無比的功課寫得像婚友社聯誼的心得分享。

達成共識的兩個導師都是效率極高的人,所以在當天晴朗的午後,一年A班和B班不約而同地傳出老師關愛同學的溫柔聲音。



(一年A班)

倉持:「御幸,你過來一下,老師要問你問題。」
御幸:「怎麼了嗎老師?」
倉持:「喔⋯⋯因為啊,老師看了你朋友週的學習單,很想知道為什麼你會在短短一個星期內跟澤村同學處得那麼好呢?」
御幸:「因為他很可愛啊。」
倉持:「呃⋯⋯你怎麼會覺得他很可愛?你們發生什麼事嗎?」
御幸:「我在棒球場遇到他的。我很喜歡打棒球,我當捕手而他想當投手,所以我們就一起玩球了。他雖然常常失誤但是投球很特別,總是笑著用很大的嗓門跟大家說話,我覺得那樣的他很像鄰居家的柴犬,長得很可愛卻一直吠。」
倉持:「喔喔,所以投直球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御幸:「嗯?老師你說什麼?」
倉持:「沒事!你繼續說吧,你們還做了什麼?」
御幸:「有一天我趁老爸不在家時邀他來家裡玩,他一直說我家的工廠很大很大很像樂園,我就帶他參觀了一下,結果走到一半他就說他肚子餓了,我就上樓做飯給他吃。」
倉持:「原來!所以你們一起炒飯!是真的在炒飯!」
御幸:「⋯⋯對啊。」
倉持:「那你怎麼會寫他的夢想是,呃,嫁給你?」
御幸:「因為他說我做的炒飯很好吃,希望我每天都做給他,可是我跟他說我又不是你的家人,沒辦法天天幫你做飯,他就很難過很難過。」
倉持:「⋯⋯然後?」
御幸:「然後我就跟他說,如果我們結婚了就會是一家人,他就馬上說他要嫁給我。但我告訴他結婚前要先談戀愛,談戀愛前要先告白。」
倉持:「⋯⋯?」
御幸:「所以他就跟我說他喜歡我,我就跟他說我也喜歡他,我們會一直一直很喜歡彼此。」
倉持:「⋯⋯!?」
御幸:「所以說,倉持老師,我們已經開始談戀愛了。」
倉持:「⋯⋯欸!?!」




御幸:「今天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如果老師沒有其他問題的話,我趕時間要先走了。」






(一年B班)

小湊:「澤村,你學習單寫完了嗎?」
澤村:「還沒。」
小湊:「那你今天放學要留下來寫完才能走喔!」
澤村:「蛤⋯⋯好吧。」


過了十分鐘,倉持老師突然倉皇闖進B班的教室,在小湊老師的耳邊竊竊私語了一會兒,說完之後兩人都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像是媒婆順利促成一門婚事的那種自傲與喜悅。
這時,努力趕作業的澤村也終於寫完。
有了倉持的背景故事,小湊沒必要再向口條不如御幸流利的澤村小朋友質問,批改他的學習單時也收起專屬於大人的齷蹉眼光,眼前凌亂的字呈現出一份純潔無瑕的友誼/戀情。



《澤村榮純的朋友週學習單》

1.我的新朋友叫:御幸一也
2.他的班級在:一年A班
3.他的生日是:11月17日
4.他喜歡:我
5.他不喜歡:接近我的人
6.他的口頭禪:
7.他很會:炒飯
8.我們一起:炒飯
9.我覺得他:很大
10.他的夢想是:娶我




「啊!澤村等等!」改到一半,小湊突然喊著了已收拾好書包準備赴約的他。
「老師怎麼了?」他問,眼裡充滿迫切逃離學校的慾望。
「你有一格沒有寫到,第六題,御幸同學的口頭禪是什麼?」
澤村偏了頭困擾的說:「我不知道什麼是口頭禪。」
「口頭禪就是,那個人最常說的一句話或一個詞啊。」小湊笑說。
「喔喔,原來如此!」


聞言,澤村開心的笑了,立刻衝到講桌前拿回自己的學習單,笨拙地補上幾個字後又迅速地繳回,喊了聲老師再見便消失門口。
小湊拿起男孩遞上的白紙,看著他方才在歪歪斜斜的筆畫中補上的端正字體,突兀得令他忍不住放聲大笑。






果然,小孩寫的最熟練最端正的,都會是自己的名字啊。






-fin



————————————————



小時候學寫字時,最剛開始練習的詞就是自己的名字(我自己的個人經驗啦),所以寫得最工整的也是名字xD

這其實是真人真事改編xDDD因為我曾經在學校老師發的作業裡,把爸爸的口頭禪那格填上自己在家的綽號xDDD 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好恥(但感覺很有愛不是嗎)



謝謝閱讀:)

评论(11)
热度(65)
© A 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