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不是我的名,叫我瓜吧

【御澤】來不及了

今天是我們學校的飲料日,簡單來說就是跟友校互送飲料這樣,每次都會盛況空前(๑・v・๑)大概是女校的一年一次的小確幸(?吧xDDDDDDD
想說把這個梗套到御澤身上用用(^3^)(^3^)

短打一發,也可當作萬聖節賀文或某姑娘的生賀文

__________________


『各位同學,待會出去領飲料時,請在指定位置進行,務必遵守相關規定。』


廣播的聲音落下,宣告鐘聲的來臨。打鐘好比某個開關,開啟的瞬間形成了一陣譁然,女孩們嘴角有著花瓣的弧度,美得驚人。一年一次的飲料日終於來臨,青道高中的校門口簇擁成一股吹不散的粉色泡泡,撩著數不清少男少女的心。
澤村榮純碎步下了階梯,每一步聽起來都是歡喜,他的臉上笑容像此刻中午炙熱的艷陽,燦爛極了。

可是他卻在前往校門的轉角,拐了個彎。

他沒有心儀的對象,沒有曖昧的女孩,沒有來自友情義氣的飲料,那對澤村榮純而言並不重要。


他只知道,他擁有一群最知心、最珍貴的同伴。這樣就夠了。


踩著雀躍不已的腳步,往和校門反向的後門走去,那個他們約定好的地點。自從得知青道高中有這麼一個特別又浪漫的活動,去年沒有收到任何飲料的澤村頗為失望,畢竟不是東京人,沒有來自他校的心意也是正常的,但他就是忍不住想抱怨幾句,因為周遭人們的笑臉讓他寂寞了起來。

他也好想念,那群來自家鄉的朋友啊。

懷鄉的怨念從手機短訊的另一頭傳了出來,看著那些哭泣的顏文字跟哀號的貼圖若菜不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急忙安慰某個想家的棒球笨蛋不過是一杯液體嘛也不用如此難過,但說了再多澤村的低氣壓好像還是散不去,她突然靈機一動。


欸,不然,我們去東京找你好了。


就憑這麼簡單的幾個字,澤村像顆消氣的氣球再次地灌飽了氣體,頹喪的臉蛋開出了一朵向日葵的溫暖。

他的世界又亮了起來。



「榮純!這裡這裡!」

聽見熟悉的聲音,澤村猛然回頭,看見了許久未見的好友們,欣喜若狂的樣子堆了滿臉。

「好久不見!!」他大吼著,「你們果然很想我。」
「是你才想我們吧!」


他們聊著,什麼都聊,把一年來的話語塞成每個字,想念彼此的情誼透過笑聲連綿為一首不停歇的詩,被青春的陽光譜成曲高唱了起來。直到另一個鐘聲的降臨,他們相聚的時間被迫畫上句號,才依依不捨的相互道別。
澤村悠悠走回教室,心裡滿滿的都是夥伴之間的溫暖,走廊上還是很吵,人手一杯飲料一點都不稀奇,雖然他今年還是空手而歸,可是他一點都不介意,因為他得到了更多。

得到了比飲料還重要的情誼。


「呦,這不是澤村嗎?」


經過三年級教室的走廊,太過熟稔的聲音自身後傳遞而來,他回頭。

「御幸前輩?」
「怎麼,沒收到飲料啊?」

看著他手裡的飲料,澤村不服的嘟嘴,停下腳步等他的靠近,「對啦,不過朋友有來找我。」

原本欠扁地想調侃沒人愛的學弟,可聽見他的話後御幸明顯愣住了。

「朋友?」他挑起眉。
「嗯,以前在長野的好朋友。」
「女的?」
澤村想了一下,剛剛若菜確實在場,所以不假思索地回了聲對啊。
語落,澤村望向隊上的捕手兼隊長,那張俊臉不知為何越來越黑,表情越來越難看。

「……女朋友?」御幸的聲音很低。
澤村莫名其妙的看著黑臉前輩,理所當然地說:「不是啊。」
「她有送你嗎?」
「沒有啊。」

那就好。御幸在心底歡呼一聲。

「對了,你要不要喝飲料啊,我收到太多杯了。」
「你是在炫耀嗎?」
四眼帥哥沒輒的嘆口氣,推了推眼鏡,「應該吧。」
「謝謝你的施捨喔,不用了。」澤村翻了白眼。
「那好吧,」他擺了擺手,「那只好倒掉了。」

看見御幸作勢要撕開塑膠模走向洗手台,後輩不可置信瞪大雙眼,阻止那人瘋狂的舉動,「欸等等!!!」
御幸停了創造悲劇的步伐,轉身面對他,「嗯?」

「你在幹嘛!!?」
「倒飲料啊。」他理所當然的說。
「那是別人的心意耶!!」
「又不是我逼他送的。」
「那也用不著倒掉吧!?」
「不然要怎麼辦?」他的聲音裡只剩無奈,「你又不喝。」

所以現在是我的錯了?澤村憤恨的咬著牙,躊躇了會兒,然後一把搶過了飲料。

「我喝就是了嘛!」
「哦哦,感謝你的大恩大德。」
「真搞不懂為什麼有人會送你這種人飲料。」


澤村插入了吸管,狠狠吸了一大口,冰塊沒有因為太陽的溫度把真心融掉,奶茶香甜的氣息在口中蔓延開,交織出贈送那方真實的心意。

還真好喝。

「怎麼樣,口味如何?」
「好像跟一般店面泡的不太一樣……比較不甜,比較香。」
「聽說是自己泡的喔。」
「真的假的!!?那你剛剛還差點倒掉!!」澤村大吼,「如果這杯是送我的,我一定會好好的謝謝她,甚至跟她交往都沒問題!!!」
「喔?認真的?」御幸笑的有點邪惡。
「當然啊!!」
「我會好好幫你轉答的,不要忘記你剛剛說的話喔。」

說這句話的同時男孩開心的笑了,臉上的表情跟那些收到心儀對象的飲料的女孩很類似,很陽光很動人,看起來幸福極了。


手裡的奶茶,彷彿愛情般甜蜜。



晚上回宿舍時,澤村毫不留情的抱怨御幸種種殘忍誇張的行為有多麼的可恥,有多麼令人髮指,嘰哩呱啦講了一堆終於吵得倉持受不了,立馬獻上一個華麗的過肩摔。

「好痛痛痛!!!!倉持前輩你幹嘛啦!!!」
「吵死了!!!我才不想聽你們兩個的愛情故事!!!!」
這句話倒是讓澤村懵了,「哪有什麼愛情故事,我不是在罵御幸前輩嗎?」

倉持不屑的呿了一聲,猙獰面目堆疊滿滿的不滿,「聽好了,那個混帳從來不收別人的飲料,他沒有惡劣到會玩弄別人的心意,所以每次的飲料日都是零杯!!!」
「那、那他給我的是……」


澤村的眼神從困惑,漸漸轉成恍然大悟,最後紅了整張臉。


完蛋了。



「唉,」倉持語重心長的說,「反正,只要你沒說什麼『如果這杯飲料是送我的那我就跟他交往』這種鬼話就好。」


如果有的話,也來不及了。



__________________

送奶茶是最傳統的
御幸還是很悶騷(σˋ▽ˊ)σ

謝謝閱讀

评论(25)
热度(113)
© A 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