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不是我的名,叫我瓜吧

【御澤】蘋果糖-(上)

天啊終於寫到文了www
天啊我終於發糖不手軟了wwwwww
天啊我終於要來補去年的文了(敢講)xDDD

*同居三十題16~30-(下) -20.一個驚喜+29.意外的求婚
*26歲職棒澤村×27歲大聯盟御幸
*ooc、錯字請包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
小時候,吃到一半不想吃或吃不下的東西,身為偉大父母幾乎都會全然掃進肚子裡,毫無怨言的吃下。就算自己也不喜歡也會因為不願浪費食物而強迫嚥下,成為一個盡責的廚餘桶。
澤村榮純也當過孩子,除了很吵以外幾乎不挑食那非常好養的特性讓他的父母省去不少麻煩,但還是有過幾次讓父母撿剩菜剩飯的經驗,那時的他實在覺得爸爸媽媽真的太偉大了。

所以,小小年紀的榮純,用那顆笨笨的腦袋瓜,為自己許下了一個大大的承諾。



倘若有一天,能找到一個屬於他的廚餘桶的話──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1.

澤村榮純總是帶給御幸一也許多驚喜。

不論是邂逅、成長或是交往,一直待在身旁的御幸全然看在眼裡,獲得每個細節的小確幸。

每個驚喜確實都十分令人意外,也讓他十分喜愛。



「……然後?你如果是來邀請我來吃飯順便聽你放閃,老子建議你現在就可以訂棺材了。」
「吼—不是啦,你先聽我說完嘛……」戰戰兢兢他拿著玻璃酒杯,順著葡萄酒的甘味吞回扭捏,怯生生開口:「澤村……也常常給你帶來驚喜嗎?」
「蛤?」男人不解,不是很高興的偏偏頭,不情願地延續話題:「你該不會吃醋了?」
「也不是啦!」御幸一臉你誤會大了地搖搖頭,放下輕啜一口的餘韻:「我的意思是,你跟澤村的感情不是滿好的,所以理所當然有得到過澤村的驚喜吧?」
「……什麼鬼邏輯啊?」
「不是啊、你自己想想……畢竟相處的機會和時間都很多,譬如你們在職棒裡是同一球隊,能一起練習一起搭車一起比賽一起加油一起吃飯一起喝水一起打瞌睡一起上廁……」
『碰!』拍桌翻臉。「喂,找不到葬儀社是不是?你去喝了幾年洋墨水又順便嗑藥吸毒導致神智不清,忘了我倉持洋一的本業不是棒球而是幹架喔?」對面的男人咬牙切齒,推開身體和餐桌的距離好準備起身,卻被一把急躁拉回。
「等等等等倉持你先不要走—」
「誰理你啊。」嘖,這傢伙的臂力還真驚人。倉持不屑啐一口,扭頭使勁力氣往反方向施力,拋棄面子地在高檔餐館頑固上演幼稚拉扯戲碼。
「等、等一下啦、倉持,喂!」幾乎哭喪著臉,御幸拚了命抓緊唯一希望,「拜託了……我真的沒辦法……」

睨了眼,對方停下掙扎,仔細觀察男人的不安。那個為了投手不惜被厭惡、講話超級欠揍又負傷上陣的固執第四棒,還帶領球隊拿下甲子園門票,職棒混個三年便效力大聯盟的御幸一也,竟然於十年後的今天,露出如此苦惱的表情低聲下氣拜託我?這可是破天荒的新聞啊。

「……好啦。」倉持放軟態度,再次滑進白色布料的椅子,撇眼是為了忽視前方感激的光波,耐著性子問聲:「所以你到底要拜託我什麼?」
「……呃、你覺得,有什麼方式能帶給他驚喜?」
「這跟剛剛那個曬恩愛的鳥話題有什麼關係?」
「那只是開場白。」
「……」
「重點是……」有意識忽略對面凶橫惡煞的眼神不斷傳遞我很想很想奏你的訊號,二十七歲的他像十六歲的少男少女斂下眼,瀏海下輕柔的睫毛覆蓋彆扭神情,鏡片在餐廳昏暗燈光中不足以形成反光,光影交替讓深邃五官更加立體,姣好面貌一覽無遺,漂亮脣形一開一闔囁嚅道:



「我想,向澤村求婚。」



這次,換我帶給他驚喜。


2.


「夏日祭典?」


停下不斷侵擾手機的修長指尖,他的表情很是疑惑。

「對、對啊,你有興趣嗎?」吞吞吐吐,澤村紅著臉倔強問聲,藏匿身後的小手不停互相摳弄,宣洩緊張,「我、我想說教練難得給你假期,職棒賽程也有空閒,而且這次祭典舉辦的地點又離青道很近……看看你好像也沒什麼事,就、就可以一起去……」
「好啊。」自然不過,御幸方才滿滿疑惑轉為一派清閒,「反正我也沒事,我們就一起去吧。」
欸、「真的嗎?」轉瞬刷亮了眼,澤村心底忐忑不安一掃而空,「我還以為你沒興趣咧。」

放鬆吐了口氣,笨蛋滿足的笑顏當然溜進御幸假裝盯緊白色螢幕的眼角。他按掉眼前的光亮,將手機放置床頭,趴臥在床的身子靠著腰部使力一躍而起,坐落於澤村身後,緊緊環住。
突來的體溫確實嚇壞還沉溺幸福感的男友。幹嘛啦死變態四眼小心我告你性騷擾喔。毫無說服力的拍打只是徒勞,反而招來身後蹭蹭脖子的撒嬌。

哪有自己的老婆告老公性騷擾的啊。
我才不是你老婆!

懷裡的不安定分子一個肘擊恰好撞進他緊貼的腰,輕了許多但那唐突力道還是讓御幸悶哼一聲。得不到糖的孩子鬧著彆扭,以啃啃咬咬作為反擊,親密地玩味戀人可口的肌膚,雖然心裡比誰都清楚獎賞終將落入手中。

嗯……澤村。
幹、幹嘛啦!
你是不是很寂寞?
才沒有!!

臂彎中的他不安騷動著,卻不是掙脫的前奏,只是想找個更舒服的姿勢讓兩人緊緊密合一體,加倍親暱。


「被你這樣對待,寂寞都是奢侈。」


遠距離戀愛的辛苦化做字字鑽石,澤村難得不害臊的甜言蜜語,哄的自身男友呵呵笑。

「唉唷,榮純君越來越懂得攻略男人囉。」
「哪像你只會攻略洋妞。」
「喂喂,這什麼話,明明我可是天生就有一本『攻略澤村手冊』。能和你對答如流,其實一切都是渾然天成、命中注定的啊。」
「喔,打個比方?什麼場合啊?」
「床上。」
「……」
「要示範嗎?」
「……」
「默認囉?」
「……死色鬼。」


他轉身,將自己砸入大野狼的胸口。所謂自投羅網。大壞蛋一愣,羞赧的受害者沒有撇開壞人的一舉一動,憑任他壞笑著吻上一口慾望。
看吧,不一定是乖孩子才有糖吃。又有誰規定小紅帽不能愛上大野狼呢?




「就說你寂寞嘛。」



對甜食苦手,對澤村卻是上手。
這顆糖,他注定吃一輩子啊。


3.
堆滿一地的少女漫畫,結集了伊佐敷前輩跟自身男友的私藏,像是驚天巨浪用粉色幻想衝擊男人的腦門,一股強烈的暈眩讓他身心俱疲,眼裡的酸澀眨也眨不掉。

「不行,倉持,我不行了。」
「廢話少說。」
「太矯情了,我實在看不下去。」
「就叫你融入劇情啊,明天就要上戰場了,請你爭氣點。」
「他真的吃這套嗎?」什麼我最喜歡你了我最愛你了我再也離不開你了這種理所當然的屁話。
「吃。」速答。說實在的他其實也不知道,只不過是想隨便敷衍一下某個發情四眼希望不要再吵到老子他玩遊戲罷了。

前三天回國的大聯盟明星御幸一也,也管不著自己黑眼圈洩漏了時差還未調過來的狼狽,剛下飛機便火速撥打電話給前高中隊友今職棒好友的倉持洋一,邀請他吃一客能抵三餐的牛排,笑瞇瞇的說些言不及意的鬼話,當時倉持隱約覺得這個悶騷四眼一定有什麼其他意圖。
吃著不懷好意的餐點,終於問出來這個混帳其實是想向交往十年的笨蛋學弟求婚時,說真的要不是維持形象他實在很想用刀具指向他的眉心放聲大笑,畢竟誰也沒想過御幸一也也有手足無措滿臉通紅低聲下氣哀求別人的這天吧。然而事實是被捧得高高的全民偶像仍會有如此羞赧的反應,再次驗證他也只不過是個普通人類。

一個比較會打棒球、對戀愛超級笨拙的人類。

所以看在牛排很大塊酒很香御幸的臉很好笑的份上,倉持洋一欣然地接受了這份委託──關於向澤村求婚的委託。

『我會幫你安排好隆重場面的,在這之前你就好好把剛交往時講噁心情話的天份找回,把你手裡的笨蛋哄得一愣一愣就夠了。』

倉持劃開一排潔白整齊的牙,可靠的說。他絕對不會告訴別人其實他只是想看好戲。


「我的榮純真的有這麼浪漫嗎……?」以背誦少女漫畫裡經典台詞作為找回滿口情話的能力,二十七歲他只覺得可笑。
「有啦你吵死了。拜託,連這點都做不到還當什麼準新郎。」
「……」男人無奈地垂下頭,扔開手中滿滿的甜言蜜語,「不要酸我,現在的我很脆弱,經不起任何打擊。」
「最好。」再次速答。
「真的啦……」
揉揉栗子色的髮,理不清複雜心緒他長長地嘆口氣。好一會兒的沉默讓原本埋頭打手遊的倉持略略抬眼,只見那人摘下了眼鏡將吸引無數女粉絲的臉埋入長著厚繭的手中,和螢光幕前自信風采完全相反的絕望氣場蔓延空中,看起來喪氣無比。
早晨微光躡手躡腳爬上了他手指的關節,被摀住的臉把聲音擋了一層無形的阻隔,細微到連細心的倉持也差點漏聽。
好吧,他終於開始有那麼一點點點點同情那個渾蛋眼鏡了。


我好怕。他聽見他說,如蚊子般的懦弱音量,他聽見他這麼說──
貪婪的說:



我好怕得不到他。


4.

聽說這次祭典會有前所未有的盛大煙火,好讓人期待喔。

正在浴室裡更衣的大聲公扯開嗓聒噪不停,像個即將要出遠門的孩子迫不及待,雀躍不已。
明明就是空氣汙染。吞回吐嘈的慾望,靠在浴室牆邊御幸很識相的閉嘴,畢竟今天可不是什麼普通的日子,氣氛可是要從此刻好好醞釀的。
看著手機螢幕畫面,Line裡群組的對話不知被他開開關關幾百遍,彷彿唯有這麼做才能將無處宣洩的緊張悄悄釋放。

『計畫如下:你就盡情的跟你家的笨蛋村逛祭典,看完煙火後讓浪漫指數達到巔峰,就立刻到青道高中的棒球場聽到沒有?』

不知怎麼地,御幸閉著眼都能想像到倉持打這一串文字的奸笑表情。


欸欸,御幸你也來換衣服啦。

半掩的門突然冒出一顆棕色毛頭,大大的笑顏近在咫尺,興奮偷藏於金色眸子晃呀晃。不要。他答,趁那人的視線還在自己臉上時迅速把手中的光亮關掉,毫不令人起疑地收入口袋。

難得參加慶典耶,換一下浴衣應景嘛。
不要。
快點啦!
不要。

有那麼一點撒嬌的口氣。不要。他重覆,澤村眼前的俊臉愈來愈近,反射性地後退了幾步讓彼此都退進了浴室,直到鏡子裡出現了兩人接吻的身影。
好香。御幸打趣的說,吻漸漸從唇游移至鎖骨,然後墜落至微開的胸膛,結實而滾燙的小麥色肌膚是如此誘人。不要。這次換澤村開口,語氣是那樣懦弱。不要、不要這樣。眼下的衣領──或許已經是『曾經』的衣領了──如今已被完全拉下,露出線條漂亮的上半身。輕喘口氣,澤村腦內的警報大響,還是紅色警報。

不、可、以!

於是在完全失去意識之前,男人朝著胸口的野獸吼聲,並且往他的頸肩毫不留情地用力咬下。
野獸慘叫聲響徹雲霄。

「渾蛋御幸!我好不容易穿好的耶!」

漲紅的臉透過鏡子反射烙入痛得貼上牆邊的人的眼,笨拙整理狼狽衣衫,鏡內清楚勾勒激情未遂的兩人,一種莫名被抓姦的羞愧爬滿全身。被痛醒的眼鏡變態暗暗在心裡喊冤,但也同時慶幸著自己有被可愛到犯規的男友咬醒,不然口袋裝載的重要計畫差點就毀於一時衝動。

好痛喔……榮純好兇。
走了啦可惡四眼!
晚點可以開放入場嗎?
你夠了喔!

啊啊,差點忘了計畫說要用小清新開頭的。御幸想,但在看見某隻貓用和夏天一樣炙熱的手牽著自己帶路卻又害羞的不敢直視時,愧疚感離奇失蹤了。


小清新嗎?或許現在是吧。
他糟糕的統整思緒。


除了方才種下的草莓要跟他們一起逛祭典以外,應該都還算是小清新吧。


-tbc

但願我不用帶著這篇文過年⊙ω⊙
謝謝閱讀:)

评论(20)
热度(77)
© A 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