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不是我的名,叫我瓜吧

【御澤】家

存稿。抒情短打。

虐一下御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咖啡的口味不是很好。

他記得他曾說。擰擰眉的樣子浮現在腦中,閃爍記憶一瞬。

淋著傾盆大雨的街道,五光十色塊塊絢爛糊成一片豔色雨夜,打著花花綠綠傘的人們,正各自奔去遙遠迷茫的未來。

他也不例外,孤獨地在陌生街頭開了一朵黑色傘花,奔走著沒有目標的路途。這樣的姿態站在熙攘人群中,並沒有顯得額外特別。

咖啡的口味不是很好,可是,氣味卻很好。

那個聲音持續播放,在空洞的腦海紛紛擾擾阻礙思路的迴轉,於是他選擇停下腳步,仔細聆聽回憶溫柔說話。

為什麼你喜歡咖啡啊?

為什麼?沒有為什麼啊。

歲月迷途,也許多了份惆悵,少了些稚嫩。終於你也發現,世界給的溫柔,越來越少。

傘下,格格不入,不存在任何顏色。

也許。他靜靜對回憶說。

也許是眷戀吧。

雨從未間斷,跟這裡來來去去的人們一樣,從未間斷。

也跟眼淚一樣。

再次驅動步伐,回神過來時,綻放的花早已不駐留手中。

跟著記憶一起,悄悄溜走。

男人好像在哭。照片裡明明和平常一樣不苟言笑,明明和平常一樣不善言辭,明明、是那麼不坦白,從沒表達過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

不夠真實。淋著孤寂,他頓然覺得有點可笑,可是怎麼努力也上揚不了嘴角。

不加糖或奶精。是我最喜歡的口味。也是他的。

小時候回家,還沒踏進玄關就能聞到。咖啡的味道。

『一也,你喜歡咖啡嗎?』

相片中的他在過往裡問著。記憶猶新懵懂的你點了點頭,就算搞不懂那雙歷經風霜的手究竟遞來了什麼,你還是全神灌注的品嚐一口想理出偉大的道理來回應,卻只募得一口苦澀。

倔強的,年幼的你還是大聲說好喝,以一口白牙換取莊嚴面容的難得一笑。

或許,或許所謂的強顏苦笑,自那時便學會了吧。

白色的花是黑色殿堂一隅潔淨,關於明亮世界的一絲線索。整個空間暈染人與人之間最後的留念,沉重捆綁莊重氛圍,冰冷的雨更是灑了他們一身悲愴。

我喜歡咖啡。閉著眼,將腦海有他的所有片段深深刻在心中,不願錯過任何碎片。

我喜歡咖啡,喜歡那沉穩內斂的香。

是寂寞的言語。

是我和父親的言語。

是家的味道。

回憶的喧囂要他跑,不顧一切轉身逃跑。

所以在陸陸續續離去的倉促步調響起,把回憶好好收進心口的他們又再次奔走未來,空間溢滿的真實也開始不斷喧鬧,而那些來自胸口的寂寥回音也再也蓋不過充斥耳畔已久的雨聲,他終於狠下心轉身跑開。

乘著雨,逆著風逃跑。

我喜歡咖啡,因為眷戀、眷戀家的氣息。

可是,那股香氣已經消失了,跟著父親一起,

消失了。

雨水匯聚成長長水流,注入高低落差的地面積成一面水鏡。低下頭細細端倪後他仍看不見自己,卻清楚明白有什麼改變了──有什麼被奪走了,不再復返,像缺了一角般空虛。

很空虛。

咖啡的口味不是很好。

氣味很好,口味不好。

因為太苦了。

喝起來,太孤獨了。

衝破雨幕,淋了一身悲痛。

深沉的黑染上空洞幽暗的心,像站在永無止境的滾輪裡漫無目的奔走,一次次迴轉暈開遺留的殘影,摔跤了也只是被慣性向前然後向後,孤獨打旋安謐時空。逆風,再也見不著潔淨明亮的世間,唯徒留一片迷茫。

他沒有哭,因為明白於事無補,畢竟自己很早就不是那個邊笑邊做著得意炒飯,卻邊哭邊吃著一人份餐點的孩子了。

至少此時此刻,不會再是。

堅強,也只不過是種偽裝罷了。

追逐著不停殞落的雨點,奔跑的腳步從年少輕狂尋求一絲希望,卻在最後一滴雨下時,遍體鱗傷。

雙腳在一道門前停下。

他不願、也不敢抬起眼迎向耀眼奪目的世界,這個遺棄他的世界。

直到,直到那扇門,自己張開了雙臂。

隨著敞開,飄送而來是陣香,難以忘懷的香醇,薰得他眼眶氾濫。



那是一直以來,眷戀不已的味道。

咖啡的口味不是很好。

那個記憶曾說。擰著眉宇說。

咖啡的口味不是很好,可是,氣味卻很好。

為什麼你喜歡咖啡啊?

是不是因為,跟你很像?



腦海裡的人走出回憶裡的片段,靜靜從那扇門迎面走來。

他找到解答了。

『是不是因為,跟你很像? 』

很像寂寞。


終於,伸手觸及一直以來,一直以來最美最動人的那道光。

拯救他的那道光。





「榮純,我只剩你了。」

拚命接受世界賦予的殘忍,緊緊攬著僅存的唯一,滿身傷的疼痛終於緩和了些。

「嗯。」無法替代的傷痛,此時此刻,能做到的唯有用盡全力去懷抱眼前傷痕累累的他。

小心翼翼,愛著他。





「歡迎回家。」

-fin

最近挫折有點多......

想寫寫御幸虐人的父子檔,沒想到第一次寫就被我寫成死人www(御幸爸爸我不是故意把小天使跟你兒子的幸福建立在你的死亡上xDDD)

謝謝閱讀:")

评论(4)
热度(39)
© A 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