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不是我的名,叫我瓜吧

【御澤】同居三十題1~15

以前就一直很想寫寫看,終於動筆了:)))

*小短文,有的故事有的對話不一定,但滿滿糖粉是一定
*錯字可能有,ooc可能有,請包容
*我絕對不會說其實是其他篇卡文了我才來偷懶(XDD)

————————————

1.相擁入眠

關於下雨天,澤村榮純記得不少。

他記得那是個雷雨交加的夜晚,漆黑的蒼穹放聲哭泣,天神的白刃盡情揮舞。他記得自己縮成一團麻糬,整個身體是綿綿的餡,棉被是白白的皮。
他記得從第一道白光到天空驚人的哀鳴,恰恰好是枕邊人翻身行動所花的時間。他記得他得到一個溫暖而紮實的擁抱。
他還記得很多,譬如細細耳語『不能打球了』、『球場一定還沒乾』、『我不能接到你的球了』或『不要太失望』諸如此類的任性,又或是打在頸後的熱氣、黏膩的不像話的語調,他都還記得。但記憶裡千言百語睡前迷糊哄騙,最喜歡的仍是這句:

『別怕,有我在。』


澤村榮純記得不少。
他記得他還記得,他怕打雷。
也記得,關於下雨天,總是一夜好眠。


2.一同外出購物

「喂~御幸,家裡是不是沒有牙膏了啊?」
「嗯,醬油、味精、沙拉油、衛生紙還有沐浴乳洗髮精,都要補齊。」
「那我去拿衛生紙跟沐浴用品。」
「啊、等等,衛生紙要拿兩袋,拿沐浴乳時順便也拿隔壁區的潤滑油和保險套,知道是那個牌子吧?就平常藍色包裝的那種……」
「啊啊啊混帳四眼住口啊啊啊—!!!」


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沙沙……沙沙……

「啊啊啊好黑啊啊啊!!!」

空無一人的教室,氣氛幽暗的長廊,安靜的可怕。

「啊啊啊要出來了嗎啊啊啊!!?」

女孩躡手躡腳的步入死亡的領地,此刻四周詭譎的步伐又加快了幾步,隨著心跳,一起。

「啊啊啊快逃啊啊啊!!!」

碰碰。一個心跳的時間,澤村榮純和那女孩不約而同倒抽一口氣。胸口被緊緊束縛,不是因為恐懼,而是那個笨蛋的手抓的實在太緊,御幸一也認真覺得自己縱使沒被嚇死也會窒息而死。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終於啊。最後的高潮,迎來三種不同分貝:兩種淒厲折磨,一種無奈解脫。
呼。御幸終於確確實實吐出兩小時的艱辛。比起恐怖片讓人瀕臨垂死邊緣的快感,他實在比較願意看滿滿催眠劑的愛情文藝片。
不過,也不全然只有壞處,
「嗚嗚嗚……御幸……我好怕啊嗚嗚嗚……」

至少,這個笨蛋會主動投懷送抱。
「嗚嗚嗚……御幸……陪我……」


兩小時換一星期,投資報酬率還不賴吧。


4. 一方的起床氣+10.早安吻

御幸一也有嚴重起床氣。

「喂—起來啦!」死命掀開。
「喂—起來起來—」耳邊大吼。

而醫治方法只有一種。

「喂—御幸一也起來起來起……$%#@—!!!幹嘛啦!!??御幸……$%#@&!?!?」



處方:抓住戀人的手然後強吻—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5. 做飯

「教我做飯好不好?」
不要。
「為什麼?」
因為你是笨蛋。
「什麼!?我才不是!而且我一定會虛心受教!!當個努力的好學生!!!」
嗯,我知道。
「那為什麼不教我!」
因為你是大笨蛋,我是小氣鬼,
因為我不想讓其他人品嘗到你的手藝。


……

「我是能做給誰吃啊……你才是大笨蛋。」


6. 大掃除+7. 瀏覽過去的相片

他專業地拿起拖把掃把抹布,戰戰兢兢走入戰爭,這只屬於他的戰場。
如果說廚房是御幸的天下,那屋子的每一角便是澤村的領地。下廚是他,清掃是你,各自認命的很且心甘情願又引以為傲。
主臥,一張雙人床兩張書桌,眾多書櫃及龐大衣櫃,這裡是最後的阻礙也是最大的挑戰。澤村深深吸了口氣,漫延整個屋子令人垂涎三尺的香竄入鼻腔,只要征服這最後一哩路,凱旋而歸等著他是御幸一也賜予的獎賞,專屬澤村榮純的炒飯。
殺—!!!高舉手中兵器,男人堅定的眸看透戰爭每一隅,敏捷動作大膽態度和曾站於烈日下投手丘上的他沒兩樣。
第一步,進攻書櫃。伸手搬下厚厚三大疊棒球雜誌、運動書籍和各式雜物。就決定是你了抹布!氣勢旺盛他吼著,幹勁上略勝一籌他迅速卻不馬虎的攻占領土,沒幾刻,此地無塵三百種,留下一只清潔乾淨的木櫃。
達陣!澤村開心伸了個懶腰。下一站是床頭櫃他想,將方才為了清掃而散落一地的物品歸位,突然,一刹光明闖入眼界。
青春、汗水、笑容、夏甲冠軍—一連串的詞彙浮現腦海,還有,最重要的四個字—御幸學長。當年的光景因著一張不經意的相片此刻歷歷在目,全部、全部都是有關那個人和自己,青澀的殘像。

「喂澤村,午餐好了喔……」開了門,身穿圍裙他笑著呼喚,卻被席地而坐認真凝望相片的他懾住聲線。是那閃閃發光的眼神,對未來充滿期盼的眼神,印象深刻,那是澤村青春的神采。

半晌,考慮到飯菜會涼掉,御幸忍痛打斷如此認真的小戀人。

話說,他看的是哪張照片啊?

「欸?吃飯了?可是明明……」回神過來澤村詫異張望時鐘,「咦!這麼晚了!?啊啊啊中計了!這一定是敵人佈下的色誘之術!!」
「色誘個頭,洗手來吃飯啦。」
忍住笑意,御幸拉起坐在地上的清潔隊員,同一時刻,他看見了他手中薄薄的記憶片段。
色誘之術?真虧你想的到。


「今天準你點甜點喔……」
「真的嗎!惡質池面開恩啊!」

絢爛的陽光是調和以甲子園為背景的色系,是張獨照,明顯偷拍的獨照。



一刹光明,是御幸一也的微笑。


8. 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哈、哈啾!」
「哈,就叫你晚上不要踢被子。」
「哼,就叫你晚上一定要抱緊我。」


9. 相隔兩地的電話

「對不起,我可能暫時不會回去了。」
「喔……是忙球團的事吧,沒關係……要加油喔!」
「嗯,真的很抱歉……澤村,我下星期會趕回日本的。」
「沒關係啦,我會等你的,你慢慢來,我會等……」
……


「好了,蠢村,別哭了。」
背後遞送熟悉溫柔和沉穩香味。

「我怎麼可能再讓你等了。」他說,是手機那頭的聲音,「驚喜總得混些謊言啊,別哭了啦。」
果然還是很惡劣啊。




「生日快樂,榮純。」


11. 替對方挑衣服

喂喂,不要太誇張,你在搞笑嗎?這是前輩的婚禮欸。
我沒有!是混帳四眼逼我的,他說他要幫我挑衣服!!
混帳四眼是誰啊……
那個穿球衣的那個!
啊啊,果然是一對啊,穿球衣參加婚禮的二人組……話說,他是投手?你是捕手?
不是啊!投手是一號捕手是……咦?啊勒?他挑錯了嗎……?……不、不對!這絕對是故意的!!啊啊啊混帳這樣太明顯啦!!!
吵死了澤村!新郎在瞪你!別逼前混混使出飛踢!


12. 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御幸,你喜歡狗狗還是貓貓呢?」
「嗯~我喜歡有時像狗狗有時像貓貓的榮榮耶~」


13. 一方臥病在床

難受的呻吟著,藥效的發作浸濕異常高溫的肌膚,昏昏沉沉,御幸不知自己是在夢中又或是現實,只知道迷糊的空間,唯有那隻粗糙有力的手未曾消失,讓他得以安心。
好好休息吧,我不會離開的。
他似乎聽見他這麼說。

原本以為一切只是感冒藥和夢魘作祟,沒想到隔天一早某趴睡床緣的笨蛋臉靠的太近,近到他差點就想主動將病毒傳播給他。

還真的沒放手啊。他笑著,像個紳士般克制自己,吻上額角。


14. 午睡

「渾蛋隊長,生日快樂。」
「可愛副隊長,生日禮物勒~」
「……我傳给你。」
「咦?」
嗶嗶——
「圖片檔……?哇、哇啊啊啊倉持你超棒的啊啊啊!!!」

於是倉持洋一得到一個月的跑腿助手,月薪為一張5MB某笨蛋午睡口水照。
物超所值啊。


15. 幫對方吹頭髮

「不要亂動!」

熱氣配上轟隆聲,在濕潤的腦袋瓜後上演大戰,但這並不困擾澤村……
修長的手指溫柔撥鬆巧克力色的髮絲,晶瑩剔透的水珠延指尖滴落,慢慢的,隨熱風的吹向,不經意試探他敏感的後頸。
真正困擾的是,那罪惡的手指,輕輕地,挑逗他的極限。

「啊啊好癢啊啊啊我自己來啊啊啊!!!」
「不、要、亂、動!願賭服輸!是你自己要出剪刀的!!」

才不是癢勒,幸好贏了。繼續玩弄戀人的眼鏡鬆了口氣,如果不小心出了布,後果可不堪設想啊。
畢竟遇到澤村榮純,他的意志力可是要打對折的。


-tbc

謝謝閱讀^^


———————————

御澤萬歲!!

話說國中三年終於結束~~謝謝鑽A的各位陪伴我痛苦的國三考生生活(御幸愛死你了<3),每天都好幸福wwww高中也請多多指教喔@@

畢業快樂^^
评论(13)
热度(70)
© A 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