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不是我的名,叫我瓜吧

《御澤》太陽(1)

嗯嗯嗯文筆很爛慎入………

第一篇同人文創作,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繁體字注意
▲只是很想虐御幸注意

若以上能夠接受,那麼就開始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說,你根本就是太陽的化身嘛!』

悠閒的語調自炎熱的彼方遞送而來,投手丘上閃爍的貓眼困惑地眨呀眨,彷彿想看穿那片蔚藍晴空下,帶著某些複雜情緒的眼眸。
但笨蛋仍是笨蛋,多餘的思考只令他心煩,於是選擇將一瞬思考轉為指尖之力,更加賣力投出這個秋季的精華,享受片刻血液沸騰,及落入手套的扎實聲響。

即使,那不是他所熟悉所憧憬的聲音。

/

下雨了。

混合淡淡馨香是情人的祝福。今天澤村的宿舍是空的,寂靜無聲和這男人平時作為成極大反比。也許是和朋友們一起喝酒去了吧,他默默望著香味來源如此想著。那束太過燦爛的玫瑰實在不符合那傢伙的性個,只說沒關係應景嘛前輩好心送的你能不收嗎諸如此類的言語便騙走了宿舍裡最美的玻璃瓶,用來插眼鏡魔王所賦予的心意。

什麼啊,這種天氣是想去哪鬼混啊,令人火大這點怎麼都改不了呢?

男人氣憤的瞅緊坐落窗間的艷紅,甩不掉心中莫名的沉重,決定歸咎於窗外的陰冷。一定是雨天,雨天在搞鬼,讓我心情如此煩躁,他想。

『有你在,好像天氣都莫名的好呢。』

毫無預警,澤村混亂的腦海驀然跳出他溫柔的嗓音。

什麼嘛,為什麼你總是顯得寂寞?
我還以為,我是唯一那個特別的人,那個你能依靠的人。

明明,你都答應我了。


/

那不是他所熟悉所憧憬的聲音。

『傷患就乖乖坐在旁邊看!』黑髮少年驀然回首,略金的瞳仁一波一波閃著憂心,衝著方才開口的他扯嗓吼道,什麼輩分問題好像打從一開始便不存在。真是,得好好教訓一下這小子了。

『喂喂,你的敬語呢?』
『傷患去好好養傷!』
鏡片後的眼神銳利了些,但戲謔的笑卻藏也藏不住,『控球還是這麼差啊,離降谷的距離……是不是有點遙遠了呀~?』
『御、幸、一、也!』炙熱艷陽下,映照青澀的少年瞪大雙眸,『你就不能好好跟後輩說話嗎?』
『不行耶~』
『你……!?』
看著活力過剩的身影,面對那張惱羞成怒卻無法反駁的顏面他失笑,眼裡卻充滿無限的哀愁。當然,在投手丘的那笨蛋是不會明白的。

『去休息啦!』
『不要。』
『隊長的身體要自己照顧好!』
『不必可愛的學弟操心。』

我想待在這,有你在的天空下,有你在的棒球場,有你在的向陽處。御幸一也露出很淺很淺的笑,幾乎沒人能發覺的笑,然後隨著他的喧嘩,隨著臨冬的風,微微飄頌空中,至終消失無蹤。



澤村,你發現了嗎?
如果發現的話,能不能請你讓我留下?

/

雨還是不停的下,愈發沉寂的夜幕下愈清晰。
淡淡清香,也被潮濕的氛圍壓迫,尋覓不見。

『他的傷,復元的機率實在微乎其微……』
『可能,不如以往……』
『可能,不再覆返……』

原本被他緊緊封鎖的回憶,卻在刹那的空白再次甦醒。
他慘淡的牽強,猶如惡劣的個性一般未經允許即衝撞腦門。

『澤村,我啊,』

『可能再也無法接你的球了。』

夕幕下的回憶片段,至今仍忘不了,大概是唯一一次見到他真正的情緒吧,澤村甚至失去語言功能,完全無法開口面臨眼前傷痕累累卻拉出笑靨的男人,直到他壓抑聲線的語竄出薄薄且颤抖的唇,他才真正了解他所傾訴的一切,究竟是想表達什麼。

『我們,不能在一起打棒球了。』



那也是他第一次,明白強顏歡笑是多麼的狼狽難看。

//

『我說,你根本就是太陽的化身嘛!』

我聽不見落入手套的扎實,因為守候前方不再是你。

『有你在,天氣好像都特別好呢。』

寂寥的臉龐,反射陽光的璀璨,放肆渲染你我模糊不清的界限。

『可能,再也無法接你的球了。』

倔強使你至最後一刻,依舊不願將眼眶泛濫釋放,一味束縛而牽起令人心酸的笑。

『我們,不能再一起打棒球了。』

那抹微笑,跟著澄紅的光輝,背道而馳,影子逆光伸展,落入當年被淚水染濕的餘輝中,墮落。

御幸前輩……
怎麼了?

夕陽餘暉映照於鏡片形成恰好的反光,使他看不見藏在光采之後的神情,究竟是虛偽或真誠。

……哭什麼啊,笨蛋。

御幸一也無耐的嘆口氣,上前撫上他濕潤的臉頰。

我才不是笨蛋!
那你哭什麼啊……

指尖染上後輩微涼的淚水,被他影子所遮蔽,他的臉色彩混濁的有些黯淡。





『因為……』
『前輩你在笑啊。』

-TBC


其實我昨天就打完了,可是手機一當機2小時的心血也成泡影……(啊啊啊啊)

所以只好寫成長篇啦��
謝謝你的觀賞:D

御澤日快樂

评论
热度(32)
© A 瓜 | Powered by LOFTER